2012年7月3日 星期二

文:被女人輪奸



被女人輪奸

    我是一位大學男生,我長的很普通,個子也不高,但是非常文雅秀氣。
      
我在網上認識了一個叫做馨雨(化名)的女人,開始我並沒有很在意她,可是她很熱情的和我聊天,她說她是一個公司的技術總監,已經四十歲了,我清楚的記得當時是凌晨兩點鐘,我在家裡,她問我願意不願意和她聊性,還說她的公司剛剛做了一筆不錯的生意,她有股份,也分紅了不少,我心裡是有點想那些的,可是男人的矜持讓我不能答應她。
    她說想請我吃夜宵,我答應了,我們約好了地點就見面了。她看上去很老,頭發剪的很短,穿著西裝,秋天的天氣很涼快,我穿了件休閑裝和牛仔褲,留著像花澤類式的長發,皮膚很白。
    她買了便當,要我去她家,她輕輕地把我摟在懷裡,我沒有反抗,她開車帶我來到一處看上去很華麗的別墅。在路上,她一直很風趣的說著,時不時的把我逗笑了,我漸漸的就失去了警惕。
一樓很空,上樓以後,我看見有四個女人在打麻將,年齡都在三十五歲以上,抽著煙,我立刻被嗆了一下。她們看見我被帶上來,立刻把目光都盯在我身上,有兩個干脆把目光盯在我下身。我咬著下唇,側過身走過去,馨雨和她們說了幾句,靠我近的那個女人把煙吐在我臉上,問我叫什麼名字,我說我叫雨軒。
我當時就覺得有點不對,可是要想回頭已經來不及了。我想借口上廁所,可是卻被高我半個頭的馨雨和另一個胖子女人拖進了臥室。馨雨拿出刀威脅我,說要我和她們性交,要不然就殺了我。我當時很害怕,我說只要你們不傷害我,要我做什麼都可以,她才把刀給那個胖子女人。
    馨雨的手立刻伸進了我的牛仔褲裡面,我想反抗,可是又害怕她真的傷害我,結果都沒怎麼用力,可是卻讓她更興奮了,她把我壓倒在床上,用手不停的揉搓我的陰莖。我是人,不是神,在自己被強烈的刺激的時候,不可能身體沒有反應,我覺得陰莖漸漸的硬了起來。
我很恨自己,我一點欲望也沒有,馨雨很快地脫掉了我的牛仔褲。我受到的刺激越來越強烈,終於忍不住了,覺得下面完全的起來了,還沒等興奮的感覺抹去心裡的抗拒,我的陰莖立刻被套住了,一個很老的身體壓在了我下身上。
好疼我還是個處男,龜頭很脆弱,包皮也很嫩的,怎麼經的起她這樣的折磨,不由的喊了出來。可是我越喊她似乎越高興,不停的在我身上下著,已經不成形的身體奸淫著我的處男之軀,很快的她就達到了高潮,她的淫水浸濕了我的下體,她倒在了我身邊。
    沒等我休息,其他四個女人就都進來了,胖子女人把刀交給身邊的一個很高的女人,坐在了我身上,由於有淫液,我的陰莖已經不怎麼疼了,可是我依然一點感覺也沒有,我心裡很後悔,後悔不該來這裡,就算沒有射精,我也已經不是處男了。何況這樣下去,不射精不是讓自己等待被輪奸的命運,想到這裡,我決定讓自己嘗試去享受。
    可是事情並沒有我想像的順利,她很重的坐下到我身體上,弄的我生疼生疼的,我根本無法享受。就在她高潮時,她興奮的抓住我的脖子不停晃動我的頭,自己卻高聲呼喊著,我被弄的好暈,我根本無法去反抗。
第三個女人過來了,是那個高個子,她的頭發比較長,雖然年齡好像有五十,但是卻比她們好看一點點,只是相對的,我看著她坐到我的身體上面,我的陰莖又被女人那裡包圍住了,我的身體被無情的侵犯著。
    這時,另一個皮膚很黑的女人走到我面前,抓住我的頭發,把我的臉拉近到她的下體,命令我用舌頭舔。我只有順從,一點一點的舔著她那裡那些惡心的東西。天哪,我真想吐,我惡心,還有那味道!
可是她卻不管我這些,還要求我舔的深入一點,讓她舒服,我清秀的面孔對著她那很醜陋的陰部,而我的下身正被高個子女人奸淫著,我感覺到了絲絲的快感。我是個男人,我不能控制性交中帶來的感覺,即使是在被輪奸的狀態下,何況我也希望可以讓自己早點射精,好讓自己擺脫這樣的噩夢。
於是我立刻抓住這樣的一絲快感,嘴唇卻更加賣力的舔著,她們興奮的叫著,撕扯我的秀發。快感來了,我漸漸的淡忘了自己是在被輪奸著,我的整個身體都漸漸興奮起來,我竟然用手抱住了黑女人的臀部,把自己秀氣的面孔緊緊地貼著那胺髒的地方。
可是我卻覺得好興奮,因為我正面對著一個女人的生殖器官,這是最直接的刺激了,還有味覺和嗅覺。由於我變的主動了一些,這兩個女人更興奮了,伴隨著我喉嚨裡偶爾發出的聲音,她們終於興奮的達到了高潮,緊緊的抱住我的身體和頭,那些胺髒的東西已經都進入了我的嘴裡。
當她們離開的時候,最後一個女人走過來了。天哪,她好醜啊,根本沒有身材,臉上全是皺紋,小腹上的肉墜在前面,很難看,我含著那些髒東西,登大眼睛恐懼的看著她,她拿著刀,走到我面前,命令我說,把嘴裡的東西吃下去!
我只有做,把那些帶著陰臭和鹹澀味的東西全部吞了下去。沒想到這更刺激了她,她的淫水從腿上流下來,她跨到我臉上,讓她的淫水全部滴在我的臉上,她說這樣我才更性感,更有男人味。於是她開始強奸我,我閉上眼睛,剛才散去的快感立刻又集中在陰莖上。
這一次,我真的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射精給一個這樣的女人,可是我偏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,我只覺得快感越來越強烈,我竟不由自主的迎合著她的套弄,微微有節奏的動著身體,嘴裡也發出幸福的聲音。
終於,在她們的陰道的夾攻下,我達到了我生命中的第一次高潮。我清楚的感覺到精液不聽話的從我的蛋蛋裡面進入陰莖而射出去,快感席卷了我的全身,我的意識也模糊了,不由的想讓自己和她更緊密的結合起來。而她也幾乎和我同時達到了高潮,我清脆悅耳的聲音和她沙啞蒼老的聲音交織在一起。
我年輕純潔的身體就這樣被她們無情的玷污了,而我卻覺得自己好舒服,似乎很喜歡這樣的感覺,我無法抗拒身體的愉悅,我沉浸在射精後的滿足中。而她也倒在了我身邊
漸漸的恢復意識後,我才發現身體很疼,下體被她們壓的無法站起來,嘴裡有很惡心的味道,下身全是她們五個人的淫液和我射出的第一次精液的混合物。
她們給我拍了裸照,威脅不許讓我說出去,如果我去報警,她們會立刻把照片在我的學校登出來,並且會過來把我先奸後殺。她們是有權勢的人,我很害怕,下體也好疼,根本無法下床走路。
    馨雨和胖女人把我抬到車上,馨雨開車送我回家的,在車上她一直在開導我,可是我一點也聽不進去,只是漠漠的流著眼淚。後來我向學校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在家修養,才漸漸恢復過來。
看著鏡子,不變的依然是我秀氣的面孔,可是我已經不再純潔,我的胃也已經消化過她們的下體的分泌物,身體裡面始終留著她們帶給我的陰影......

(網文轉載)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