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7月3日 星期二

文:奸虐媽媽



奸虐媽媽

父親去世那一年,葉偉安記得很清楚,他只有五歲。在靈堂上,母親那悲慟欲絕的哀痛神情,偉安到現在還歷歷在目。從此,葉家就只餘下母子二人了。 因為父親遺下巨額的人壽保險賠償金,加上原本就算得上富裕的家產,所以葉家的經濟完全不成問題。
偉安的母親何瑩瑩,年紀輕輕已經嫁了給偉安的爸爸,十九歲生下偉安,丈夫死的時候,她才廿四歲。憑著那龐大的遺產,她不用為生計而忙碌。 為了打發時間,報讀了很多課程,如健康舞、插花、游泳、瑜伽等,讓自己忙得不可開交,餘下的所有心力,都貫注在養育兒子這件事上。
偉安記得,自己小時候最怕打雷颳風的了,每次雷聲隆隆,偉安都嚇得不敢睡覺,非得媽媽抱著他呵護不可,媽媽緊緊擁著他時,那清香的體味,豐滿的胸脯,都令偉安感到很有安全感。
就這樣過了十年。現在瑩瑩已經三十四歲了,而偉安也已經十五歲,生得高大健壯,愈來愈像他那死去的父親。在偉安眼中,媽媽是完美的。高貴漂亮,大方得體,修長身段,纖纖柳腰,飽滿高聳的胸脯,渾圓結實的臀部,配上長及腰際的秀髮,那種風韻,連兒子偉安也迷倒了。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瑩瑩雖然是不乏裙下之臣,可她總是和男性保持距離,自丈夫死後,她就完全的封閉了心扉,在她身邊的男性,竟是只有偉安一人。
如果沒有那件事發生,大概,偉安只會是個有輕度戀母情結的傢夥而終其一生吧? 那一天,是在母親節前的一星期,偉安因為有點不舒服,所以沒有去上學,瑩瑩去上瑜伽班,家裡空無一人。偉安頭有點痛,跑到母親的房間去找藥。
一不小心,手肘一撞,將梳粧檯上的照片架碰倒了。幸好玻璃沒有碎掉,只是散開了,內裡的照片掉了出來。原本的照片是父親和母親當年的合照,想不到照片架散開了之後,內裡竟然另外有幾張照片,偉安一看到照片上的影像,一瞬間,他的心臟似是停止了。
數張照片上都是一個年輕的女性,被淒慘地縛起來淩虐的情景。可憐兮兮的少女,被人用繩子紮得像粽子似的,乳房和牝穴完全被拍攝下來,乳頭被曬衣夾夾住,陰道被一根巨大的假陽具插著,少女面向鏡頭,嘴裡塞著箝口器,表情似是愉悅又似是痛苦,恍惚而苦悶的神情,只要是男人,看到一定會熱血沸騰。幾張照片的內容都不同,有被灌腸的,有被鞭打的,有被滴蠟的,有為男性口交的,盡是性虐待的場面。
最令偉安震撼的是,照片中的女性,是他的媽媽,何瑩瑩!而對媽媽施虐的男人,是他爸爸。偉安反轉照片,看到有字,寫著:「母狗何瑩瑩發誓永遠服從主人」。還有媽媽的簽名在下面。
偉安的腦袋一片混亂,媽媽的聖潔形象,在一刹那間彷彿崩潰碎裂了,他所知道的媽媽,是高貴典雅的女性,絕不是被虐待狂,突然看到媽媽隱藏在黑暗中的另一面。 他的下身勃起了,看著照片中那被虐的媽媽,他內心深處,似是有什麼要湧出來。
「原來是這樣嗎?……那,我就如你所願吧,媽媽,你最渴望的東西,我就在母親節送給你……」雙眼閃爍著奇異的精光,偉安口中不斷喃喃自語。忽然間,偉安露出一個微笑,像是作出了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,他很快將照片收拾好,將照片架放回原位,儘量令人看不出被人移動過。他決定要給媽媽一份最特別的母親節「禮物」。
在餘下的一個星期,他擬定好計畫,準備好所有計劃中要用到的工具。很快,就到了母親節那天。偉安對媽媽說,為了慶祝母親節,他買了一支紅酒回來送給媽媽。在晚飯的時候,他找出開瓶器,拔掉紅酒的瓶塞,然後悄悄將一些磨成粉末狀的安眠催情藥倒了進去。
「媽媽,這是的送給你的。」偉安將一杯紅酒遞給瑩瑩。 「謝謝,你不喝一點嗎?」媽媽笑瞇瞇的看著兒子,伸手接過杯子。 「不了,我還未成年,喝汽水就行了。」偉安倒了一杯汽水,舉杯向母親說:「媽,祝你母親節快樂。」 「謝謝你,乾杯。」瑩瑩笑盈盈的,舉起那杯紅酒,和兒子碰杯。
這頓晚飯吃得極是愉快,偉安頻頻勸酒,巧緣不經不覺喝了大半瓶了。晚飯後不久,兩人坐在客廳看電視。「偉安,我似乎有點睏了,我先去睡,你也別太夜了。」瑩瑩以為自己不勝酒力,感到一陣倦意,便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。「我知道了,明天是假期,夜點睡也不妨事嘛。」偉安知道,藥力已經發作了。
偉安等了半個小時,走進了媽媽的房間,確定媽媽已經熟睡之後,用黑色的眼罩蓋著她的眼睛,將她從床上抱起來,脫光所有的衣服,放在椅子之上,瑩瑩伏在椅子上,肚皮和椅面相接,四肢和椅子的四隻腳縛在一起,像只母狗似的昏睡著。
偉安肆意的目光,不斷在母親的乳房和下身處遊移,欣賞著那以往沒有機會看到的東西。他知道自己下的安眠藥藥性不重,過多一會媽媽必定會醒來,所以現在就要將所有事情先準備好。他先將一部攝影機用三腳架固定,鏡頭對準赤裸的母親,然後將一些媚藥膏塗在媽媽的乳頭、陰道和肛門處,當偉安塗上藥膏的時候,忍不住用手輕輕搓揉媽媽的性感帶,她的肛門和陰道突然一陣抽搐,嚇得偉安以為她就要醒來。
偉安戴上一個變聲口罩,那本是一個兒童玩具用的變聲器,他將它裝在口罩上,免得被媽媽認出自己的聲音。一切準備就緒,偉安準備弄醒媽媽了。他按下攝影機的拍攝鍵,輕力拍打媽媽的臉孔,又用濕毛巾替媽媽抹臉,很快,瑩瑩有了知覺了。一醒了過來,瑩瑩就發覺,自己像是身處夢魘之中,眼前一片黑暗,四肢被縛,完全不能活動。
「這……這是什麼回事?」瑩瑩腦袋還未清醒,以為是發惡夢。 「嘿嘿嘿……太太,這是你再次成為性奴的儀式。」透過變聲器,偉安的聲音顯得極是古怪,不過,那刺耳變調的聲音,聽在瑩瑩耳中,更是恐怖。
「你……你是誰?這裡是哪裡?」瑩瑩聲音顫抖,像是很害怕。也難怪的,一覺醒來,發覺自己被縛著,眼前一片漆黑,憑身上觸感,更發覺自己被脫去所有衣服,耳邊還聽到一把陌生古怪的聲音,如果一個女人在這情況之下還不會害怕,那實在是太奇怪了。
「我?我將會成為你新的主人,代替你那死去的丈夫……」偉安冷冷的說著。「你……怎麼會知道?你究竟是誰?」瑩瑩極力掙扎,身體不住搖晃,可是被牢牢縛在椅子上,卻又那裡掙得脫?
「我是誰?當你完全成為我的奴隸之後,你自然會知道的。現在,我就好好玩弄你那淫亂的身體,讓你那等了十年的身體,盡情地燃燒吧!很快,你就會成為淫穢的未亡人……」偉安縱聲大笑,一手搓揉母親那對豪乳,另一只手,伸向她的下身,盡情的刺激媽媽的性感帶。
瑩瑩被捆綁得結結實實,根本不能躲開偉安的玩弄,在一片迷茫之中,她漸漸被引出那潛藏了十年的被虐潛質。她並不知道自己被塗了媚藥,只感到下身一陣發熱,乳頭被人玩弄,每一下碰觸,像是一陣電流似的刺激著神經中樞,帶來絕妙的快感。
「嗚……不要,別碰我……啊……」眼前一片黑暗,在完全無助和迷惑之下,身體特別敏感,加上媚藥的效力,很快,她就被淫欲之火完全支配了,或許是偉安的父親之前調教得太好吧?又或者本身的被虐待慾望潛質太強?
「這麼快就濕了啊?好一頭淫亂的母狗……現在就我爽一下吧。」偉安脫掉自己的衣服,用手扶著胯下的肉棒,走到媽媽的身後,跪在地上,雙手分開巧緣那豐滿渾圓的大屁股,露出下方的深紅色肉洞。
「你……幹什麼?不要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停……不是的……我……」瑩瑩受到性欲的沖擊,理智上雖然拒絕陌生人的侵犯,可是口中說的卻語無倫次,欲拒還迎。「好好享受吧!母狗,主人來寵倖你了。」偉安挺腰向前狠狠一頂,陽具完全插入媽媽的陰道之中。
「哇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瑩瑩不知是太舒服還是什麼的,肉洞被人一轟而入,口中發出驚人的狂叫聲。偉安一面感受著媽媽陰道那溫暖、濕潤,甚至是緊湊的感觸,一面用力活塞運動,不斷在那自己出世的通道上進進出出,磨擦著母親嬌美的嫩肉。
一時間,房間內響起了淫穢的聲音,肉棒進出陰道的噗滋噗滋聲,偉安厚重的喘氣聲,還有瑩瑩那驚天動地的呻吟聲。三十四歲的中年未亡人,在十年守寡之後,再一次受到肉棒的洗禮,想不到淫勁竟是如此驚人,雖然理智上是不願意,可是肉體卻是拒絕不了,完全投入在淫欲之火中。
在偉安的持續攻擊下,很快,瑩瑩就攀上最高點了。 久違了的性高潮,瑩瑩全身顫慄,陰道一陣又一陣的抽搐,渾身上下冒汗,口中發出叫喊聲,高昂的聲調,構成最蝕人心魄的呻吟。
「呵呵呵……這麼快就泄了嗎?不愧是虎狼之年的未亡人啊……不過,我可還沒射出來呀!那我就令你再泄多幾次吧……」偉安看著媽媽的身體顫抖著,那淫蕩而又動人的姿態,不禁欲火大熾,脹大的肉棒也更加兇猛了,在媽媽的牝穴中賣力的抽送起來。
「不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啊……我已經……不行了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瑩瑩在性高潮之後,疲憊不堪,全身的骨頭像是散開了似的,可是欲火仍未消退,被偉安不斷的刺激下,高潮一浪接一浪的,身體像是被逼滯留在高潮一般,轟得她快要昏過去了。
身體沉醉在久違了的高潮裡,眼前一片黑暗中,被調教的過去,一幕又一幕的閃現眼前:和丈夫相戀,在新婚之夜,發現丈夫是性虐待狂,雖然最初哭著拒絕,一次又一次,在他的調教之下,身逐漸適應了各式各樣的淩辱,被虐待慾望的潛質慢慢被發掘出來,愈來愈享受被虐待和調教,最後更是無此不歡,虐待的手法更是層出不窮,野外露出、外人淩虐、獸奸、肛門調教……直到丈夫忽然去世,失去了主人。 從此身體裡的欲火像是被冷水潑熄了似的,和以前完全相反,變成性冷感一般的女子,對所有男人都不假辭色……然後,到了現在……
「那你大聲說以後要做我的奴隸吧,那我就不再繼續我的活塞運動。怎樣啊?」偉安一面放慢抽送的速度,一面對媽媽說. 「那……那種事,我做不到!」瑩瑩面上一紅,拒絕著。「是嗎?那我繼續插下去啦……」 「嗚……不要…」
「那你說不說啊?跟我說:我何瑩瑩以後成為新主人的性奴隸,不論新主人是誰,我也完全服從他,只要是新主人的命令,不管何時何地,母狗何瑩瑩的身體都任由新主人享用。怎樣?說呀!」偉安用力的在媽媽的下身抽插,口中不斷脅逼著。
「啊……我……何……瑩瑩,以後成為新……主人的性……性奴隸,不論新主人是誰,我……我也會……完全服從他的……嗚,只要是……新主人的命令,我……不管是何時何地,母……母狗何瑩瑩的身體都任由新主人享用……嗚嗚嗚……」
在偉安的催促之下,瑩瑩為了儘快擺脫那高潮地獄,被性欲沖擊得不能思考的腦袋,自然而然的順著偉安說了,但是說出那麼羞恥的誓言,在說完後瑩瑩不禁放聲大哭。
「很好,那你以後就永遠是我的奴隸了。」偉安慢慢從巧緣的下身中,將自己的陽具抽出來。「現在就來點好玩的吧……」偉安拿出一條九尾鞭,對準媽媽那高高挺起的臀部,一鞭子抽下去,「啪……」的一聲,瑩瑩長聲慘呼。
「痛快嗎?現在我問你問題,你不答就有苦頭吃了。」偉安冷笑著,看著身前那像母狗般伏在椅上的瑩瑩說:「你身高是?」「一……一百六十五釐米。」「三圍呢?」「八十九釐米、六十一釐米、九十一釐米。」「失去處女的時候你多少歲?對手是誰?」
「……」巧緣輕咬著下唇,沉默不語。「說啊!」偉安揚手就是一鞭,狠狠地打在媽媽那豐滿雪白的屁股上。 「啊……嗚……我……我說了,求求你……別打……第一次,是在……十六歲,對手就是我的丈夫……」瑩瑩臀部吃了一記,劇痛之下,連最隱密的私事也脫口而出。偉安一怔,想不到母親的第一次,就是被爸爸奪去的。
「除了你那死鬼丈夫之外,你還和幾多男人上過床?」 「嗚……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瑩瑩不知是因為痛楚還是羞辱,一邊哭泣,一邊說著。「怎麼可能不知道?你屁股癢,欠打了是不是?」偉安隨手又是辟勒啪喇的一陣亂打。
「啊……不……主人,求求你,不是的,我……真的不知道……」瑩瑩淒慘的大叫,拚命的哀求。
在偉安的鞭打之下,瑩瑩斷斷續續的說著,才總算弄清楚:原來偉安的老爸也有蒙面淩辱癖,常常用頭套套著瑩瑩,再用繩子捆綁,然後不知從那裡找些人來強姦她,她只知道有很多不同的對手,憑聲音分辨,當中甚至有初中生,或是
老頭子,可是確切人數,卻是連瑩瑩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偉安聽得咋舌不已,想不到自己的父親也是有夠變態的人物,自己的本性,或許是父系遺傳也說不定?「很好,既然你那麼坦白,那我就給你一點獎勵,讓你含著我的肉棒吧。」偉安走到巧緣身前,將自己的陽具塞進了媽媽的嘴中。瑩瑩只感到口腔被一支又腥又臭的棒狀物直捅進來,令得她呼吸不暢,差點咳得窒息。
偉安的陰莖拚命的在媽媽口中抽送著,每一次抽插都直頂到她的喉嚨深處。偉安一手抓住媽媽的秀髮,一手按著她的頭顱,享受著媽媽口腔內那溫暖濕潤的感觸,巧緣靈活的舌頭,不斷刺激著肉棒,很快,就有發射的衝動了。
偉安緊緊按著媽媽的頭,不讓她有掙扎的機會,在自己達到頂點的一刻,將所有的精液,完全射進媽媽的口腔最深處,瑩瑩眼睛被遮蓋著,看不到偉安的表情,只感到對方的動作愈來愈快速,突然口中的肉棒一顫,射出大量的液體。
「所有精液你都要吃下去!如果有一點吐了出來,我便要你好看!」偉安斥喝著媽媽,心裡的快感卻是無以加複。
他轉身拿來一支蠟燭,將蠟燭點上了火。「母狗,十年沒玩過滴蠟了吧?主人我今次就讓你爽過夠。」他將蠟燭放在巧緣臀部的上方,然後將蠟燭傾側,蠟油一點一滴的,滴落在媽媽雪白碩大的屁股上。
「啊!好痛!好燙!求求你!住手!」一陣熱辣辣的疼痛,從屁股上傳來,伏在椅子上的瑩瑩,屁股不住的左搖右擺,想避開蠟油,可是被捆綁得如此結實,又可以躲到那裡去?只能拚命的慘叫。
「你?你應該叫我做什麼的?還有,你的哪裡好燙啊?說清楚一點。」偉安看著親愛的媽媽在身前受辱,令他非常享受。「主……主人……求求你……奴婢我……我的屁股好燙……好難受……饒恕我……哇啊……我……什麼都願意做……」瑩瑩忍受不了那劇烈的痛楚,口中不斷的哀求著。
「你真的什麼都願意幹?好,現在你的身前有一部攝影機,你對著它說:我,何瑩瑩,是三十四歲的未亡人,慾求不滿,每晚都渴望有人用大肉棒來插我的淫穴,是那一個男人都不要緊,因為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。怎麼樣?說不說啊?說了我就停手,不再滴蠟油到你的屁股。」偉安狠狠地一巴打在媽媽的大屁股上,「啪」的一聲,充分的感受到媽媽臀部的彈性。
瑩瑩聽到有攝影機在拍攝,想到之前自己的醜態,臉龐不禁一片緋紅,可是在痛楚的壓力下,也不得不屈服,依著偉安的說話,對著攝影機大聲說了一次,說完之後,不知是因為痛楚還是羞恥,渾身都是汗水,濕漉漉的。
看到往日在兒子面前,顯得那麼高貴賢淑、溫柔慈愛的母親,現在像頭母狗似的屈服在自己胯下,偉安簡直有立即揭開媽媽的眼罩、讓她知道一切的衝動。但是不行,現在還未是時候……
「很好,那我就帶你去洗乾淨身上的污穢吧。」偉安看著媽媽屁股上紅蠟斑斑,解去她與椅子的捆綁,牽著她去浴室,用水沖洗媽媽的肉體。
說也奇怪,以往偉安總不明白,為什麼自己的家天花板有那麼多的圓環,四處都有,不論是客廳、睡房、浴室……自從知道了父母的性癖好之後,就明白了。
在馬桶的正上方,也有幾個圓環,將母親的身子洗得清潔溜溜之後,偉安用繩索穿過天花板上的圓環,再縛著媽媽背後的繩子和腿彎處,將媽媽慢慢的吊起來,直到在距離馬桶正上方五十釐米處才停下來。
「你……你想怎樣?」瑩瑩顫抖的聲音中,隱隱含著極大的不安。她現在的姿勢,就像是在空中蹲著一般,運動員練青蛙跳的那種姿勢。「我?我現在想幫你清一清腸胃,將浣腸液灌到你的肛門裡. 即是說,現在要幫你灌腸啦!對了,這麼有趣的鏡頭,非得拍下來不可,先將攝影機拿進來……」偉安轉身就出去拿了攝影機進來。
「不!不要!求求你……千萬不要啊!」瑩瑩聽到對方竟要在她身上幹這事,嚇得大叫起來。「沒用的,我已經決定了,不知道你可以忍耐多久呢?」偉安很快就準備好攝影機,鏡頭對準母親. 然後拿出一支巨大的灌腸器,像是給馬用的那般巨大。 他輕輕用手指搔弄著媽媽的肛門,瑩瑩的身子猛地一顫,小小的菊花蕾一陣緊縮,無數的縐摺不住抽搐,反映出害怕和抗拒。
偉安把潤滑軟膏擠在手指上,輕柔地塗在媽媽的菊花蕾上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那裡……」瑩瑩感到,最羞恥最隱密的地方,被人用手指侵犯了,她掙扎不了,只能淒慘地接受這屈辱,下身感到一陣火熱,雖然被玩弄肛門,可是肉洞內卻是流出蜜汁,身體也感受到難以言喻的快感,十多年前的被調教經驗,又再復蘇了。
偉安食指用力一塞,雖然媽媽拚命的緊縮肛門,可是兒子手指的充塞感充滿了菊花蕾,不斷扭曲轉動,使瑩瑩像發瘋似的掙扎著。 「嗚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」。「很好,現在就灌腸吧!這次先來個五百CC……」偉安完全不理會媽媽的哀求,拔出手指之後,便拿來灌腸器,注滿浣腸液。然後,慢慢地,將灌腸器的管嘴,插進媽媽的菊花蕾中。
「啊……好冰……不……不要啊……求求你……放過我……」瑩瑩只感到肛門被一根冰冷的東西插進來,一陣冰涼的液體,緩緩地湧進直腸的深處,隨著偉安壓下灌腸器的塞子,大量的浣腸液洶湧奔騰的灌進直腸中。
「好辛苦……嗚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救……救我啊……」瑩瑩的身體吊在空中,不住的扭動掙扎,像一隻落入陷阱的小動物,看上去說不出的妖豔。偉安細心的欣賞著,而攝影機也清晰的拍下來在浴室之中這詭異之極的一幕。
很快,冰涼的浣腸液,把媽媽的肛門直腸完全吞噬了。 偉安立刻拿出一個肛門栓出來,塞進媽媽的屁眼,令她即使多麼想排泄,也做不到。 媽媽的肚子明顯地脹大了不少,腹部鼓鼓的。
「這是肛門栓,如果不拔掉的話,你是絕對不能排泄的,所以你可以放心啊!沒有你的同意,我不會拔出來的……」「唔……求求你……放過我……」瑩瑩肚子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響,巨大的便意向她侵襲,在痛苦之中,她的理智漸漸地被侵蝕了。「要……要壞掉了……會死的……救我……」瑩瑩被強烈的脹痛感支配了,連說話也語無倫次。
偉安笑著對媽媽說:「怎樣啊?想做什麼要告訴我一聲嘛!你不說,我又怎樣懂呢?」瑩瑩緊咬著下唇,身體不住的扭動,拚命的忍耐著,怎麼也不肯開口說那些羞恥的字眼。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強烈的便意差不多將她的理性完全驅走了,全身上下冒出大量的冷汗,身體處於極緊張的狀態之中,連腳趾頭也向腳底彎曲。
「求求你……主人……讓我……讓我……大、大便……」瑩瑩終於忍不住,哭叫著懇求偉安拔走肛門栓。「嘿嘿嘿……那沒問題,不過你先讓我爽一下,待我滿意了才給你解脫。」偉安走到媽媽身前,對著那掛在半空中的肉體,用手確定位置,像鞦韆似的,將媽媽拉近自己,瑩瑩被縛在馬桶的正上方,高度配合得很好,下身正對準著兒子的胯下,只要偉安捧著媽媽的臀部,就可以插進她的陰道中。
偉安一摸,媽媽那裡已經完全濕淋淋的了,便將自己的肉棒扶好,對著她的肉洞便插進去。「啊!」瑩瑩在強忍著便意之際,突然陰道又被人入侵,強烈的快感令她脫口尖叫起來。隨著兒子一下又一下的強勁抽插,混和著排泄不到的痛苦,痛楚和痛快同時刺激著她的知覺,使她輕而易舉又達到高潮。
看著親愛的媽媽,在自己的抽插之下,興奮得瘋狂叫喊,高潮不斷,嘴角淌下唾液的淫蕩模樣,偉安感到一種異樣的征服感和滿足感。陰莖膨脹得更大,更用力地插弄媽媽的肉洞,有時又故意不抓住她的身體,讓她像蕩鞦韆似的,隨著陰莖的活塞運動而在空中前後擺動。時而又使勁地捏弄她的乳房,那碩大的奶子在繩索的捆綁之下,脹大突出,經過不斷的搓揉,更是一片通紅,乳尖高高的挺立著,任誰也看得出瑩瑩已經興奮得失神。
經過一陣強烈的興奮,偉安就將精液都射到媽媽的子宮中了。在偉安喘息著拔出陽具之後,瑩瑩立即語帶哭音的哀求著,希望主人能讓她好好排泄,她已經忍不住了。 看著媽媽的肉洞被自己幹得張大了洞口,又紅又腫,不斷有些白濁的液體流出來,偉安感到很滿意,答應了母親的要求。 「終於,可以看到媽媽最羞恥的模樣了……」
偉安伸手拔掉塞在媽媽屁眼中的栓子,看到媽媽最苦痛和羞恥的一幕,偉安的身體異樣的灼熱起來,視線集中在媽媽的肛門上,好奇地觀察著,往日那麼美麗高雅的淑女,在人前排泄的羞辱樣子。
「啊……呀……呀……哇……啊……」一拔掉栓子,瑩瑩身體就像是蛇一樣的不住扭動掙扎,白皙碩大的屁股和渾圓堅挺的乳房左搖右擺,面色陡然變得煞白,嘴巴瘋狂的高聲嘶叫。 偉安知道,媽媽已經到達界限了。
「哇……不要看我!」叫出這句的同時,瑩瑩身體猛地一松,不再劇烈的震動,肛門啪地大大張開,瞬間,肛門像是要破裂一般,浣腸液如萬馬奔騰似的噴射而出,激烈的水聲響徹浴室。 浣腸液洶湧的撞落馬桶,在人前排便的恥辱感,使她不住的悲鳴,頭部發瘋似的左右搖擺,菊花蕾中的液體持續的排出。
在沖走了排泄物之後,偉安將媽媽解下來,但仍然將雙手反縛,用水沖洗她的屁股,用手指仔細地清潔她的屁眼。瑩瑩的屁眼一被撥弄,忍不住發出輕輕而又撩人的呻吟聲。
清洗完畢之後,偉安將媽媽跪趴在床上,用繩子縛在腳踝處,雙腿向兩邊分別扯開,使她的屁股向後高高地蹺起,下身的整個私密處,完全呈現在眼前。瑩瑩被蒙著雙眼,心中的無助感和恐懼感不斷增大,她怯生生地問:「你……你想怎樣?」
「想操你的屁眼。」偉安滿不在乎的笑說。「……」瑩瑩一陣顫抖,默不作聲,沒有求饒。當年被丈夫調教開發屁眼之後,她就驚訝地發現,自己最強烈的性感帶竟是在那最羞人的地方,這一晚對方還未玩弄那裡,自己就已經泄了那麼多次……瑩瑩想起了逝世的丈夫,大概是那種熟悉感,使她再次燃燒起來吧?
偉安固定了媽媽的姿勢之後,他就用手抹了下媽媽的陰戶,手上沾滿了她的淫水,然後掰開她的屁股,將淫水抹在她的屁眼上,手指插入抽送了幾下,接著握著自己的陽具,慢慢硬擠進媽媽的屁眼裡。「嗚……」在一聲輕輕的呻吟中,瑩瑩的菊花蕾,被兒子侵入了。
和肉洞完全不同的緊縮感和灼熱感,突破層層括約肌之後,偉安深入媽媽的直腸,他用雙手她那對碩大的乳房,不停的捏弄撫摸。
瑩瑩的身體承受著一波波無休止的快感襲擊,菊花蕾像是被火燒一樣,充滿了脹痛感,同時又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快美感刺激她的腦袋,使她不斷發出抑揚頓挫的呻吟聲。 房間中,母子禁忌的肛交不斷的進行著,兒子腰部撞擊母親臀部的聲音,充斥了空間……
整晚,偉安不斷用各式各樣的方法去侵犯媽媽,用曬衣夾夾著她的乳尖和陰核,用肛門棒和假陽具瘋狂的同時抽插她前後兩個肉洞,用鞭子打得她的乳房和屁股紅腫不堪,在她的口中、身上、陰道、屁眼,發瘋一般射精,口交、乳交、性交、肛交……盡情的玩弄媽媽的肉體,彷彿是要將她十年的空白期都填滿一般,代替了父親,對媽媽施行了徹底的調教和淩辱。
瑩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泄了多少次,只知道在不斷的尖叫中,她終於興奮得昏過去了。由始至終,不論巧緣受到什麼調教,偉安始終沒有將她的眼罩除下,所以她直到昏倒,都不知道對手是誰。看著昏睡的媽媽,偉安笑著:「媽,這份母親節禮物不錯吧?」
在媽媽醒來之前,偉安儘快的將所有調教的痕跡完全消滅,即使是再真實的事,在媚藥的影響下,只要明天媽媽找不到證據,只會當自己發了一場「太過真實」的夢罷了。或許,她會以為這是因為自己太思念亡夫也說不定?即使看到自己身上的鞭痕,也只能疑幻疑真,她怎可能想得到,伏在她身上瘋狂的玩弄的,是她那可愛的兒子?
還是先再作弄媽媽多些時日吧!讓媽媽更多地回想起往日的調教,在更適當的時候,再揭穿身份,將媽媽調教成自己的奴隸,承繼爸爸的最後遺產……偉安心裡想著……

(網文轉載)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