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

文:我被狗強姦了,老公


我被狗強姦了,老公

  我的老婆是一名銀行職員,長得非常漂亮,1米60的身高,我最喜歡她那肥碩的屁股和修長潔白的大腿。老婆的乳房非常小巧,只可盈盈一握,但那兩粒櫻桃般的乳頭,卻經常驕傲地挺立著,讓我常常吮吸著含在嘴裡捨不得放開。
  由於在小山村長大,我非常喜歡狗,總夢想著豢養一隻大狼狗,老婆則一直不怎麼喜歡狗。婚後,由於經濟條件的改善,我們在郊外買了一套別墅,非常清靜,但因為在郊外,總覺得不太安全,經不起我的軟磨硬泡,老婆總算答應我買只狗來護院。
  經過幾次調查,我選擇了一條德國牧羊犬,是一隻公狗,並替它取了個名字叫「小天」。小天剛來到的時候才出生一個月,看上去非常可愛,但就是特別喜歡咬東西和用爪子抓東西,因此家裡經常有被小天咬壞的衣服和鞋子。由於我的溺愛,小天甚至可以自由進出我們的主臥室。老婆不喜歡狗,所以總對小天不冷不熱的。
  不經不覺兩年過去了,小天已經長得像只小牛犢了,看上去非常威猛。由於住在南方,所以每次與老婆做愛,我們都喜歡脫得一絲不掛。由於我的寬容,小天也經常在邊上欣賞我與老婆的種種纏綿,雖然老婆好幾次提議不要讓狗進來,但我認為它不過是條狗,讓它看見也無所謂. 沒想到,竟然鑄成大錯!
  一天,我與老婆在我們的雙人床上纏綿,我撫摸著她美麗的嬌軀、吮吸著她如蠶豆般挺立的乳頭、用手在她迷人的小溪裡探索,不久,老婆被我撫弄得嬌喘吁吁,感覺她的淫液像潮水一樣,一波大過一波。我忍不住開始插入,好爽啊!老婆溫暖的陰道把我的肉棒緊緊裹住。
  抽插了沒兩分鐘,我忍不住想射了,由於暫時不想要小孩,於是,我開始取安全套。糟糕,臥室裡用光了!由於家裡每一個地方都是我們愛的港灣,所以也在別的地方放備了安全套,我邊起身去拿,而老婆則保持著被我抽插的姿勢,兩條大腿耷拉在床邊,仰面躺著。
  我出去的時候,小天走進了我的臥室。就在我剛拿好安全套時,聽見隔壁房裡老婆一聲驚呼,我連忙跑過去,一下子,我呆了!只見小天兩隻前爪搭在老婆嬌嫩的乳房上,一條火紅而又粗大的狗陰莖在我老婆柔軟的腹部上抖動。
  看見我進去,小天喉嚨裡發出可怕的聲音,好像在警告我不許靠近。而我那可憐的老婆,因為害怕,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出,任由小天的陰莖在她身上來回尋找那個蜜洞。我知道小天發情了,動物發情時,它是六親不認的,我擔心老婆受到傷害,只能停在那裡,並要求老婆千萬不要亂動。
  小天的陰莖終於發現了蜜洞,由於老婆剛跟我做了一半,所以陰道裡非常滑,只見小天那根又粗又長的陰莖一下子便插了進去,並高速抽動者,而老婆又驚又怕,絲毫不敢有半點反抗。不知什麼時候,小天不動了,隱約可見本來在體外的最後一段狗莖也全部插了進去。
  一會兒,小天抖了幾下,便轉過身用屁股對著我的老婆,一動不動,老婆則痛苦地咬著牙……不知經過了多少時候,只聽「噗」的一聲,小天的狗莖離開了老婆的蜜洞,小天心滿意足地舔著自己火紅的寶貝,跑出了臥房。
  我連忙走過去,老婆一動不動躺在那裡,陰道口張開著,只見一絲狗的精液慢慢從她的蜜洞裡湧出,並越來越多。忽然,老婆像瘋了一樣的沖進衛生間,洗了很久才出來,躺在床上無助地流淚,我不由憐惜地抱緊了老婆。「我被狗強姦了,老公,你還會要我嗎?」老婆抽涕著。「好老婆,這不怪你,怪我養了這個畜生。我永遠愛你!」我安慰著老婆。
  第二天,我用一個下了毒的包子結果了小天的命。臨死前,小天嗚咽著,好像它不明白我為何要殺了它。我把小天埋在了後面的山上。
  有次,偶爾與老婆談起小天的事,我說:「那該死的狗,我以後再也不會再養了!」沒想到老婆竟幽幽的說:「如果小天是人的話,也許我會被它迷死。」
  我問此話何解,老婆說:「小天的狗莖每次都一插到底,直接插入了我的子宮,而且又硬又粗,像是一根燒紅的鐵棒,其實真的很難忘記那種滋味。」
  啊!我的陰莖一怒沖天,忍不住上馬,與老婆開始翻雲覆雨。
  我把她的內褲扯下,粗大的腰把她雙腿壓開,她的雙腿順勢把我的身體卷住,嫩臀激烈地擺湯著。我的雙手回到她的乳房上,大拇指急速地來回觸摸她的乳頭,很快她的乳頭逐漸堅硬挺起,我知道她要了,因為她私處的蜜汁已流得沾滿了大腿兩側,而我的肉棒也變得更加膨脹。
  我用龜頭在她的穴中慢慢地回轉著,然後腰身一挺,將整根送進她的體內,開始連續抽送。雖然被夾緊,但已經被愛液潤滑的小穴毫無困難地任由我進出,每一次我都將陰莖插至最深處,好像是她將我吸進去一樣。
  老婆微張著小嘴巴,「嗯……啊……噢……呵……」隨著我的衝刺發出有節奏的嬌喘聲,雙腿隨著抽送仍然緊緊夾著我的腰。
  我的肉棒在老婆的小穴裡不斷上下上下地磨動著,把她小陰唇都弄得反了出來又再弄進去,她美得全身都在顫動著,小穴裡不斷冒出淫液。
  這時我又想起小天的陰莖在我老婆小穴裡抽插的情形,心裡更興奮了,不斷地揉搓著老婆那柔軟而有彈性的奶子,心裡想:老婆那天赤條條給小天強暴,是何等的淫蕩!想完就覺得全身快要爆炸一樣。
  「老婆,我再給你買條狗,讓她強姦你,好嗎?」我問。
  「好啊!我現在就想被強姦。」老婆口裡答應著我,雙腿把我纏得更緊了。
  突然,老婆下面緊緊裹著我的地方開始抽搐、抖顫,初時是劇烈地顫動,後來卻轉變成腔壁波浪式地律動。
  我也越來越興奮,由興奮又變成空前的享受,我和老婆緊緊互相擁抱,由她那神奇私處所產生的抽搐效果,使得我氣血激流,我倆愈抱愈緊……
  終於,我在老婆體內噴射了,她也停止了抽搐,我們繼續交合著摟抱躺在床上,老婆親昵地把頭依在我的胸口。
  第二天,我從寵物市場買來一隻小狼狗,取名叫「小超」。為了培養老婆和小超的感情,我經常讓老婆給它餵食和洗澡。
  漸漸的,它成了老婆最好的朋友,老婆也總是有意無意地摸摸小超的狗莖,或者脫得一絲不掛地給它洗澡。在我們的精心養護下,不到一年,小超已長得非常高大。
  一個休息天,老婆給小超洗好澡後,我說:「我想看你和小超做愛。」老婆竟說:「好啊!」就把它帶進了臥室。
  在關閉了房門和窗簾後,老婆順手開了燈,將睡衣脫掉後拋在椅子上,登時她美麗的身體、小巧的乳房、肥大的臀部、繃脹的陰戶、柔軟烏亮的陰毛、鮮紅色的陰唇、亮晶晶的一雙大腿全部顯露出來,好看極了!真是說不出的美麗!
  這時侯老婆上了床,一拍床褥,小超一躍也上了床,眼睛望住它的女主人。
  老婆抱住了它的長臉子,滿臉風騷地嬌笑,一雙眼珠子也矇矓成一線,顯出無限高興的神色來。
  小超給老婆輕輕的摟著它的頸項,也就昂起了頭來,用鼻子嗅著她的胸部,同時伸出那長長的舌頭舐著她那對可愛的乳房,那搖擺著的尾巴掃著老婆腿縫內的陰戶,掃得老婆「吃吃」的笑了起來,大概是感到騷癢得緊。
  突然,老婆伸出玉手去掏它那毛茸茸的陽具,一邊套弄一邊笑:「哎喲!老公,看它這麼頑皮,把嘴兒嗅著我的乳房,那尾巴又掃弄得我好不酸癢,我給它弄得流出淫水來了啦!」老婆一面說,一面現出了情急分萬分的樣子。
  只見老婆玉手用功,狠狠地抽弄著小超的陽具,她那酥胸也急得起伏不停。
  小超的陽具果然給她玩弄得直伸了出來,從那柔和的燈光照耀下,小超的陽具是那麼紅鮮鮮的、尖尖的、濕濕滑滑的!看那尺碼足有好多寸長,那陽具一路由尖轉到粗大!
  老婆一見狗的陽具伸了出來,登時歡喜到了極點,她將身子仰臥在床上,把那些軟枕塞在臀下墊得高高的挺起了陰戶來。
  小超見到她那挺高的陰戶淫水濕淋淋的,發出一陣肉的幽香,不禁饞涎欲滴,連忙低下了頭,伸出那條長大、粗厚而又柔軟有韌力的舌頭,一下一下地吮著她的陰戶。
  老婆上下亂蹬著兩條玉腿,身軀擺動得像風吹柳枝一般,連那肥臀也不住地掀動著,淫水竟然滔滔不止的流了出來。
  這樣的過了一些時候,老婆將身子坐起來,用手扶著小超的陽具,分開自己兩條玉腿,用手握著它那根長長的陽具送至陰道口,再用另一手撐開兩片陰唇,然後將它那根陽具放在自己的陰道外,挺起陰戶湊了上去。
  小超的陽具給老婆用手拿著,一下子已弄進了二寸許,只見老婆頓時矇矓了那雙媚眼,嘴裡開始「咦咦唔唔」的不住在哼叫,似是弱不禁弄的樣子,不過,她的那張芙蓉臉全是佈滿了桃花般的紅色,一張動人的臉頰驕人豔麗,可惜的就是小超看不懂。
  老婆突然發出了一陣「吃吃」的浪笑聲,看她把媚眼一轉,水汪汪的大眼盯著我,叫道:「哎唷!老公,你看小超真是不好啦!還未全部插入就那麼快將它那根陽具轉動了起來,我的陰戶快給撬爆了呀!搞得人家又酸癢、又疼痛,簡直想把我撬死了!」
  老婆說完了之後,只見她非常緊張的樣子,兩手握住了露出在外的那根長長的狗陽具,像是想抽出來又不捨得似的,只是閉上了媚眼「唔唔咦咦」地低叫,那握捏著陽具的手自然地將那條陽具放入……漸漸地,這樣子就全部進入了。
  只見老婆的玉腿使勁撐住了床的兩側,將陰戶挺得高高的迎湊著那根陽具,她那條細腰不歇地扭扭擰擰,胸前的兩個乳房和乳頭都誇張地挺立著。
  這時小超的陽具已將老婆的陰戶填塞得滿滿的,把那個肉桃似的飽滿陰戶也撐得分開了兩片,連那些騷騷的淫水也給塞得擠出不止。
  老婆的小穴緊緊吞下了小超的陽具後就開始抽送起來,在不住的刮擦下,登時刮擦得老婆那個白膩的身子有如觸電似的抖顫了起來,口裡的浪語也就更加不歇地叫喚著,她那捏住陽具在抽送的玉手也就越來越緊、越抽越密,登時那一片「吱吱唧唧」的水響隨即大嚷怪叫般的發了出來。
  老婆把她那個圓圓飽滿、美白肥嫩的臀,像人家舞獅子頭一般的高高低低密密掀動著,而又情不自禁、清臉淫意地叫著。而小超竟然似人一樣,弓著背,後腿半蹲,任由老婆握著它的陽具不住地插插送送。
  大量的淫水把老婆的陰戶潤滑得有如油桶一般,所以稍為用力,便可以用她那個陰戶緊緊將陽具夾著,抽送自如。
  老婆在這時像瘋了一般的將小超的陽具握住,密密狂抽猛送,她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將一股股淫水流了個不休,流出到陰道外的肥臀上也不少,只聽得一片「呼呼啦啦」、「吱吱唧唧」,淫水給這根狗陽具抽送得發出了這般的聲音時,感到異常動聽。
  老婆捏住小超的陽具抽著、插著,向她那個小小的花心兒插了一會,只見老婆的細腰用力地挺了一挺,肥臀也扭動了一下,滿臉布上了嫵媚的紅暈,還拋給它一個恨意的白眼,便又無限浪意似地握住了它那陽具,重新抽抽插插了起來,那狗莖的頂端在老婆手上好像隆起了一個蝴蝶結
  老婆這時的情形,已不似先時那麼饞急的神情,而是穩打穩紮地湊合著,還將兩條白白淨淨的玉腿一夾一夾的,細腰又是這麼輕盈盈地款擺,媚眼斜斜的閃耀著,口裡「咿咿唔唔」的浪叫著。
  這時,老婆也許感到了有些疲倦了,她便把陽具用力拔了出來,身子一個翻轉側俯伏在床上,像是一隻母狗般的趴伏著,將那個粉白滑膩的大屁股高高地昂起,笑聲吃吃的伸過玉手捏住了小超那根陽具,從腿縫的中間插入了自已的陰道內裡而去!
  只見小超使出了和同類交歡的慣技,把放入老婆陰戶裡的龜頭脹得大大的裝滿了她的陰戶後,用蝴蝶結卡住了老婆的陰道口,然後突然轉過了身子,而老婆則身子擺動、粉臀搖曳,口裡嚷著道:「哎唷!小超,我給你弄得痛死了!」
  老婆哼完後,那身子再也無力挺起,以至軟軟的貼伏在床上,那個舉得高高的肥臀也變得沒氣沒力地愈低愈下了,相信老婆已被小超的狗陽具幹到了高潮。
  而小超在繼續插了二十幾分鐘後,也禁不住地把狗精射了出來,射完了精液後,一條長長的陽具這才縮回腹中去,老婆則仍軟軟無力地伏著。
  要是看見老婆跟別的男人搞,我想我一定會怒不可遏,可此時我除了激動還是激動,小弟弟又硬又脹,我實在想不到平時在銀行櫃檯前端莊美麗的老婆竟然如此淫蕩!
  看著老婆一絲不掛地趴在床上,又白又肥的屁股朝著天花板,小陰唇又紅又腫,陰道口微微張開著,狗的精液湧在她的蜜洞口,我再也忍不住了,握著小弟弟對準陰道口猛的插了進去,感覺又熱又滑,竟是從未有過的舒服,太爽了!
  也許是太激動了,才抽插了三、五十下,我便將精液再次送入了老婆的子宮深處。
  老婆也許太累了,就這樣趴在床上一動不動,任由我和小超混合著的精液順著大腿根部流到床上。

(網文轉載)

2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