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25日 星期一

文:看妻子和兒子亂倫


看妻子和兒子亂倫

我和妻子對兒子很寵,要什麼給什麼,簡直像是個小皇帝一樣。妻子專職在家裡帶孩子了。 一眨眼,兒子已經是個十五歲的小夥子了,像個女孩子似的,愛跟他媽媽在一塊。
  有天早晨,我起身去洗手間時,看見妻子正在洗臉,兒子在後面摟著母親親熱。我不以為然地笑道:小子你在幹嘛?吃你媽豆腐呀?兒子望著母親,轉過頭對著我嘻嘻一笑,走了。妻子瞪了我一下,嗔道:怎麼?妒忌兒子啦?在空就多在家陪陪我們。妻子今年三十七歲,但比以前更加美麗迷人,身段一點都沒有走樣。
   一天早上我從外地出差回來,剛到家,餐廳裡,傳來母子倆低低的說話聲,妻子不時發出咯咯的輕笑,只看到他們母子倆坐得很近,幾乎挨到了一塊,兒子的手撩起了妻子的裙子,來回撫摸著妻子的大腿上。
   好了,快吃吧,要上學了。妻子嗔道。媽,兒子撒嬌道,今天還早,你不是說可以隔天來一次嗎。我看到妻子的手摟住了兒子,兒子順勢坐到了妻子的雙腿上,兩個人摟在了一起,並聽到他們【嘖嘖】的親吻聲。
  關好門。妻子說。兒子關上門,馬上撲到了媽媽的懷裡。我看見兩人的腳,慢慢地走向兒子的房間,接著聽到房門關閉的聲音。不久,又聽到房裡傳來了一些聲音,那是那種大人做事時的聲音,很激烈,還有兒子粗粗的喘息聲,妻子也是喘著氣,還不時地輕聲說輕點,別急,輕點,別太累了。
我知道他們做了些什麼。只好離開去了公司。
  晚上回家,看著兒子和妻子,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。晚上在床上時,妻子很主動地靠了上來,熱乎乎地身體粘著我,豐滿的雙乳頂在了我的背上,很柔軟,我不由得想到了早上她和兒子在一起的情形,竟然感到有點莫名地衝動。一翻身壓在了妻子的身上,我的下身硬很厲害,真的是很難得。
  妻子也感覺到了,她雙手摟住了我的脖子,嬌羞地嗔道: 不是吧,怎麼這麼厲害了。我只感到有種煩燥要發洩出來,我粗暴地扯開了妻子的睡衣和內褲,分開了她的雙腿,然後用力地朝她的那裡頂,啊妻子輕呤了一下,死人,慢點嘛,這麼急?我喘著粗氣,不管她,只是一味地往裡邊插,有種報復她的快感。
或許妻子也感到對我有點內疚,她很快就開始熱情地迎合我,腰扭得像蛇一樣,難道她和兒子在一起也是這樣?我被刺激得更來勁了,咬著牙狠狠地插,每一次都直達花心,很快妻子就開始呻吟起來,她的那裡邊也分泌出不少的淫水,我把積了兩個多月的精液射了進去。妻子緊緊地夾著我,享受著這最後的一絲快感。
  我喘著大氣倒在了妻子的胴體上。她溫柔地撫著我的背,說:老實說,今天受了什麼刺激,怎麼突然這麼厲害起來了?  我長長地吐了一口氣:沒什麼,好久沒來了,再不來,弄不好我的老婆要跟人跑了。你呀,累了就別這麼蠻幹,亂說些什麼呀。她嗔道。
   有一天我說去公司,然後悄悄地溜回家,躲在自己的床底下,想看看她們母子倆又在幹些什麼。
  只見兩人從廚房裡出來了,四支腳挨得很近,一直走到大沙發邊上,兩個人就倒了下來,妻子的臉就對著我的臥室這邊。
  妻子和兒子纏綿了一會兒,就推開了他,說:乖,先吃早餐吧,小心身體。不嘛,兒子死抱住媽媽,媽,給我吧,我想死你了。這幾天爸爸在家,我都快忍不住了。兒子說著,就迫不及待地去解妻子的睡衣,妻子推了幾下,沒拗過他,只好算了。
她在兒子的額頭上敲了一下,嗔道:你呀,真不知道我上輩子欠了你什麼,唉 說著,她溫順地躺在沙發上。兒子掀起了媽媽的睡衣,和我想的一樣,妻子裡邊什麼也沒有穿。兩條光滑雪白的大腿一下就露了出來,我看著也不禁有些衝動。
  兒子伏到了妻子身上,兩個人疊在了一起,脖子扭來扭去,在相互親吻,不久,妻子張開了雙腿,雙手探到了兒子的下邊,握住了他的東西,慢慢導入到她的雙腿之間。她拍了拍兒子的背,柔聲說道:乖,來吧。兒子架起妻子的胳膊,使勁一捅,只聽見【滋】的一聲,兒子的陰莖一下子全根而入,兒子發出了一聲呻吟,妻子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。
那一瞬間,我的下身也一下硬了起來。就這樣,兒子開始了上下運動,妻子只是溫柔地親著他的臉,雙手輕撫著他的頭髮,我第一次親眼見到了這種情形,但卻激動不已。
兒子不停地往妻子裡面插,感受著妻子裡面的緊縮、蠕動與潤滑。他低著頭,臉蛋在他母親的懷裡磨來磨去,媽,你真好,我等了好久了!好兒子,輕點,別太累了。妻子款款地迎合著兒子,溫順地承受著他的衝擊,她沒有表現得很激動,她還保持著做母親的矜持。我突然覺得她像一塊海綿,默默地吸收著兒子的青春燥動。
  幾分鐘後,兒子大動了幾下,就直挺挺地躺在了母親的身上。兩人喘了一會氣,妻子替他擦了擦汗,兒子的手在妻子胸前又弄了好一陣子,才坐了起來。
  妻子跑到廚房把早餐端了出來,兩坐在餐桌前,邊說笑邊吃起了早餐。用餐後妻子收拾著桌子,兒子進了衛生間洗澡。一會兒,兒子赤條條地從浴室裡出來,妻子拿了條大浴巾,幫兒子裹上,兒子馬上就抱著媽媽不老實起來。
妻子輕輕掙了一下:傻孩子,抱得我都喘不過氣來了。別鬧了,媽媽先洗一下好嗎?等會由你,兒子這才放開了妻子,妻子進到了浴室裡,不一會響起嘩嘩的水聲,兒子就在客廳裡走來走去,好像是等不及的樣子,浴室裡的水聲越來越大,兒子忍不住了,脫了浴巾就往浴室那跑。
  就聽到妻子的聲音:別………唉呀,別這樣,……好了好了,別亂摸了,真是服了你了,好吧,一塊洗吧。再下去,就只聽到他們母子倆在浴室裡的嬉笑聲。再過一陣,只看到她們已經裹著浴巾出來了。兩人的腳就這麼緊挨著,一直往我們的臥室起來,我想她們一定是抱得很緊了。
  一到臥室,兒子就迫不及待地把妻子推倒在床上。我發現對面的那面大穿衣鏡上,正映著她們母子倆抱在一起的身體。就看到在我的大床上,兒子和妻子緊緊吻在一起。她們平躺著,抱在一起,四條腿交叉著,兒子的手隔著妻子身上的浴巾,在她胸前不停地揉著,許久,她們才分開。
妻子抬手掠了掠紛亂的髮絲,點了一下兒子的腦門:小壞蛋,剛才都來了一次了,你還要來?兒子又一下子將妻子抱住:你不知道兒子有多高興,今天終於可以好好的在家陪媽媽了。呸~妻子輕啐了一下,還不知道是誰陪誰呢!說著妻子輕輕掙了一下:傻孩子,抱得我都喘不過氣來了。
兒子卻更加用力,右手在妻子的胸前不停地亂摸,妻子的喘息越來越粗重,兒子把手放到了妻子的浴巾上,說道: 媽,好不容易今天能放一個假,今天我要好好看看你。我的美麗的媽媽。
妻子看了看兒子那通紅的臉,柔聲道:好吧,媽媽今早就隨你了。得到了鼓勵,兒子馬上把媽媽身上的浴巾給扯了下來。妻子的裡邊什麼也沒有穿!她那美麗的胴體一下就呈現在了兒子的眼著。
我的呼吸也不由得一緊,說老實話,我自己也有很久沒有這麼完整地看到自己老婆的胴體了,平時都在被子裡做愛,反而忽略了這一點,沒想到結婚都十幾年了,妻子的身體還是保養得這麼棒!她的雙峰還很堅挺,小腹雖然有些發福了,但這更顯得她成熟而豐腴,她的腿很白,也很長,雪白的肌膚幾乎是沒有一點暇是,我這時真想自己能上去摸上一把,那可是自己的老婆呀!可現在我只能躺在床底下,看著兒子的手在妻子身上游走。
  兒子趴到妻子的腳邊,弓著腰,用手撫摩著妻子柔軟的腳踝,還用嘴唇吻著妻子的小腿,妻子兩隻秀美的腳害羞地勾在一起,兩條白潤修長的腿完全裸露在兒子的眼著。她雙目含羞地看著兒子,任由兒子慢慢地親吻著她的雙腿。兒子不斷地往上吻去,不一會,就到了妻子的大腿根部。
妻子本能地夾住了雙腿,害羞地把頭轉向了一邊。媽~兒子輕輕地喚了一聲,雙手用力地去掰妻子的雙腿,妻子稍稍抵抗了一下,就讓兒子把腿分開了。
  這時我聽到兒子深吸了一口氣,這小子,一定是緊盯著他媽媽的那地方看呢!兒子就這麼愣了一陣子,妻子抬起了頭,嗔道:看什麼看呀,有什麼好看的,說著,就直起了上身,夾起了雙腿,把兒子摟到了懷裡,不讓他再看了。
  這時,潔白的胸膛就裸露在兒子眼前。兒子一下子就緊緊地將妻子抱住,兩隻手伸到前面,托住兩個脫穎而出的乳房。兒子愛不釋手地撫弄著兩個如鴿子窩般溫暖的乳房,兒子把妻子又推倒在了床上,將頭低下去,用嘴含住一個嫣紅的乳頭。
妻子的嘴中發出一陣呻吟:別這麼大勁。孩子。妻子說著,卻將兒子的頭按在那裡。兒子就這麼伏在了妻子的身上,像小時候吸奶一樣,貪婪地吮吸著媽媽的一隻乳房。他的手還揉著另外的一隻。妻子溫柔地看著兒子,那眼光裡充滿了母愛,我想她一定是想到了小時候給兒子餵奶的情形。她輕輕地撫著兒子的頭髮,讓他隨意地吻著自己那豐滿的胸膛。
  兒子的手遊移到妻子的大腿上:媽,真沒想到你這麼嫩,這麼軟。妻子嗔道:壞小子,你怎麼知道這就是嫩,你摸過誰了?我只摸我美麗的媽媽。這小子,嘴還挺甜。
  妻子的大腿更張開了些,伸出手去解開了兒子的身上的浴巾。這小子繼承了我的身體架子,身板還算結實。兒子把手插進妻子的雙腿之間,撫摩到一片柔軟的毛。兒子趴到妻子身上,將一根手指插到妻子的花蕊裡,沒有受到任何阻礙。
 兒子湊近妻子的耳朵,悄悄對妻子說:媽,裡面還挺濕的呢。 妻子抬起胳膊遮住眼睛:小壞蛋,別羞我了好不好。 妻子嘴裡噴出的香氣一下子把兒子罩住了。
   我的好媽媽 兒子激動地按住了妻子,兩個人的嘴唇馬上碰到一起,兒子馬上就把媽媽那濕潤綿軟的香舌吸住了,熱烈地吻起來,別看他才十五歲,這吻的動作還挺象的,好小子,平時不知道是跟誰學的。難道都是跟妻子學的?
妻子雙手摟抱住兒子的脖子,熱烈地回吻他,使勁吸吮他的舌頭,她們母子倆就這樣在床上忘情地吻著,貪婪地享受著對方的體溫,她們的鼻息越來越重了。
  良久,兒子放開了媽媽的嘴唇,向下吻去。妻子閉上了眼睛,仰起了下巴,靜靜地享受著兒子的熱吻。聽到妻子輕輕地哼了一下,原來是兒子吻到了妻子的私處。天啊,我可從來沒吻過那裡呀!
  妻子發出了沉重的喘息聲,她曲起了腿,把兒子的頭夾在了雙腿之間。兒子在媽媽的陰部上弄了一陣,便繼續往下,吻上了妻子的雙腿。這時,妻子伸出纖纖玉手握住了兒子的命根子,揉搓起來。 啊,媽! 兒子忍不住叫了一下。馬上就撲了上去,壓到了妻子的胴體上,母子倆又摟到了一塊。
兒子呢喃的說: 媽,我…我想進去了,好嗎?妻子紅著臉點了點頭,張開了雙腿,雙手握住兒子已經脹到極點的陰莖,慢慢引導到自己的私處。兒子架起妻子的胳膊,輕聲喚道: 媽媽,我來了! 說著使勁一捅,只聽到【撲哧】的一聲,他的陰莖一下子全根而入,兒子發出了一聲呻吟,妻子也長長吐出了一口氣,雙腿本能地夾緊了兒子的陽具。
就這樣,她們靜止了一會兒,妻子只是溫柔地親著兒子的臉,兒子只是靜靜地插在妻子裡面,感受著妻子的陰道包夾的味道。兒子抬起頭,說道:媽,今天我真像在夢裡一樣。我可以好地享受你了。妻子的雙手捧住兒子的臉,柔聲說: 我的好孩子,今天是我的安全期,你不用帶套了,你想怎樣就怎樣吧。可別太累了,輕點啊。
太好了,媽媽………兒子邊叫著,邊開始瘋狂地抽插起來,我知道妻子雖然生過孩子了,但她的陰道仍然很緊,內壁的肌肉一定是緊裹著兒子的陽具,兒子抽出來,然後又滑進去,他發狂一樣的抽送她,妻子也用同樣的節奏來迎合兒子的抽插的動作,每次往裡插入,妻子都挺起身來迎合著他,每次兒子的陽具都是盡根而入,妻子也開始了愈來愈急促的喘息,兒子的陽具很快為她的愛液所浸透。
   兒子,別這麼急,慢點,慢點………… 妻子一邊迎合著兒子,一邊憐惜地說道。但兒子卻沒有停,而是更加賣力地抽插起來,他大力地幹著,我的這個大床都被他弄得吱呀野呀地響。直弄了差不多有幾十下,他才停了下來,伏在妻子身上喘著大氣。
  妻子愛憐地撥了撥兒子額前的頭髮,柔聲道: 兒子,你躺下吧,讓媽媽來,好嗎? 兒子點了點頭,依言躺了下來,妻子坐了起來,赤裸裸地坐到了兒子的腿上。兒子的陽具高高地翹著,妻子握住了那根陽棍,慢慢地坐了下去,兒子抓住了她的腰,妻子於是開始扭動起來,她的小穴夾著兒子的陽具,上上下下地磨擦著。
   噢,媽媽,真好,真爽, 兒子忍不住叫了起來。妻子害羞地笑了笑,雙眼地望著兒子,更加用力地扭動起來。她的雙手撐在了兒子的胸前,肥大的屁股忘情地扭動著。她的頭髮散開了,撒在了肩上和乳房上,真有點野性的味道。我的下身也不禁硬了起來。
  妻子的動作漸漸地加快了,她的臉了佈滿了紅潮,銀牙緊咬,胸前的雙乳象波浪一樣不停地波動著。暗紅色的乳頭一上一下地跳動著,誘人極了!
  我看不到兒子的表情,但他的喘息聲很響,他還不停地叫著 媽媽,媽媽! 他甚至不斷地挺起屁股,迎合著妻子的扭動。可能是剛才已經射過一次了,所以兒子這一次挺得特別久,妻子扭得這麼厲害,他居然還沒有要射的跡象。
  不久,妻子也累了,她喘著氣,趴到了兒子的身上,母子倆身上汗淋淋的,擁在一起,妻子說道: 兒子,你受不了了就射吧,不用撐這麼久。小心身體。不,兒子嘟起了嘴, 媽媽,我要好好地享受你的身體。我可以的。你呀,真是的, 妻子點了一下兒子的頭,然後伸手扯過了身邊的枕巾,替兒子擦額前的汗水。
兒子看了看媽媽那矯美的面容,不禁又衝動起來,媽,再來呀。說著,他坐了起來,抱著妻子的身體,兩人翻倒在了床上,滾了一滾,兒子壓到了妻子身上,又是一陣的大動。插到興處,這小子還把妻子的雙腿抱了起來,扛到了自己的肩上,讓媽媽的小穴把他的陽具夾得緊緊地,一陣瘋狂地抽動,弄得妻子都忍不住呻吟起來。
   媽媽,你真是太好了!媽媽,兒子用力地插著,邊插還邊叫著。妻子此時已經是雲賓散亂了,好兒子,用力……啊,好…………啊………。好呀……………妻子也是跟著忘情地叫起來,她的手抓在了兒子的背上,指甲差一點就押進去了。她的臀部更是高高地挺起,讓兒子能更深入到她體內。那床響得更厲害了。我躺在床底,都忍不住要爆發了。
   媽,我要來了!兒子突然大叫了起來,動作更猛烈了,鏡子裡,他們兩個的身形像是要被海浪給拋起來似的,兒子瘋狂地大動了十幾下,猛地一伸腰, 啊……啊…………痛苦般地叫著,一身的燥動,全部射入了媽媽的體內。
妻子此時雙目迷朦,頸項部香汗淋漓,乳房充盈漲滿,乳頭挺立,從陰毛到大腿都濕漉漉的。她再也壓抑不住自己,不由自主的嬌喘和呻吟,雙腿緊緊箍著兒子的身體,享受這最後的一絲充實。
  兒子就這樣挺了幾秒鐘,然後倒在了妻子的身上,妻子把兒子摟在了懷中,潮紅的臉上,滿是幸福的表情和母愛的溫柔。
  臥室裡漸漸靜了下來,母子倆都從高潮中平復了下來,兒子依依不捨地撫弄著媽媽那柔軟的乳房,妻子則溫柔地替兒子拭去身上的汗珠。兒子抱著妻子馨香的肉體,說道:媽,你剛才好不好?妻子嗔道:你這麼猛,我還不好嗎?以後別這麼用力了,當心身體,你年紀還小,知道嗎?唉,你呀。
 媽… 兒子撒嬌道 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呀,好了,我知道了,可我畢竟是你的母親,我這樣做,不知道你爸爸會不會原諒我。妻子說到我的時候,眼裡閃過一絲的愧疚,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,然後看了看兒子,說道:媽媽是真心地希望能幫你,兒子,以後你一定要好好學習,知道嗎?不能辜負了媽媽對你的期望,如果你還不能體會到媽媽的初衷,那我這一番心思就算是白費了。
媽,我一定會好好聽你的話的。我永遠都是個好孩子。 兒子一看媽媽臉色不對,馬上就來安慰。好了,不說了, 妻子從床上下來,雪白的小腿就站在我的眼前,我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一口。
   真是拿你沒辦法。我的小祖宗。妻子拍了拍兒子的屁股,好吧,快去把衣服穿上 媽,你自己也要穿喲。這小子,也在他媽媽的屁股上拍了一下。去~妻子啐了他一口。就披著浴巾往浴室去了。直到門口 呯 地一聲響,母子二人離開了這個房子。
  我從床底上終於鑽了出來。像是重見天日一般,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剛才的畫面又浮了上來,妻子的胴體,兒子的陽具,母子倆的喘息聲,總在我腦中回蕩。
 
 (網文轉載)

1 則留言: